The Rise of Future Consultancy: Whoever Controls the Past, Controls the Future

盧銘恩 華坊諮詢評估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




世局多變,個人以至企業機構都需要適應所謂的新常態(New Normal)。面對未知的未來,個人尚且會求神問卜,趨吉避凶,企業機構也會對未來充滿興趣,並希望預早制訂公司策略,以應對同業激烈的競爭。隨著展望未來越發重要,配合當今人工智能科技與大數據分析的技術日趨成熟,未來諮詢行業,這個充滿著模糊定義術語和高階專業人士的綜合行業,將會興起,並且是一個藍海,有著巨大的增長空間。


從廣義上講,未來諮詢可以分為兩個類別:一:“預測者”,通過推斷現有趨勢做出預測,在事情順利進行時,創建準確的弧線以預測未來;二:“未來主義者”(或有遠見的未來策略師(Future Strategist)),他們將大量數據、研究和文化信號結合起來,提出更靈活的未來情景,從而塑造未來的策略。未來主義衍生的諮詢行業,會是一個有利可圖的市場, 據估計,全球未來主義產業目前的年產值大概在10 億歐元上下,但隨著各行各業對此需求的增長,產業規模估計會在未來數年大幅上升。


歐美商圈已經有不少”未來諮詢”公司的興起,為科技,交通,酒店旅遊,時尚,奢侈品牌等行業提供諮詢服務。構思前瞻性願景的重點是賦予客戶主動性,事關很多企業都開始思考他們可以做些什麽來創造他們想要的未來,從人工智能的未來、交通或恐怖主義,以至下一個流行的時尚顏色,娛樂品味方向,甚至商業房地產的租客組合,企業都關心。在時尚行業,倘若未來主義策略師能夠洞察政治,科技和經濟的變化,運用複雜的人工智能係統,去跟踪媒體提及商品的頻率,到零售購買的數據,爲下一季將會流行的時尚服飾提供有效的未來營銷策略,這會是動輒能為企業客戶帶來數十億美元銷售收入,故此,未來諮詢的經濟效益,不能小覷。


未來諮詢背後除了一些商業理論及人工智能大數據分析,對於人類歷史上出現過的一些技術革新對市場的影響,都會被用作分析。就如比爾蓋茲所説,人們總是高估未來兩年的改變,並低估未來十年將發生的變革,就算有革新,但真正對市場產生影響的時間軸,是需要理性分析的,不能總是一味麻木地唱好革新。簡單來說,一個稱職的未來主義策略師,理應能檢測“噪音中的信號”,這是需要跨越許多行業的知識,並亟需聆聽來自不同界別和不同年代的人之意見。綜合來說,未來諮詢就是:誰能掌握過去,誰就掌握未來。